關閉

舉報

  • 提交
   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正文

    王中:農牧電商不能迅速發展的“困局”究竟是什么?

    2018-01-15 17:21:12    瀏覽:0    點贊:0
    王中先生履職中國電商協會農牧專業委員會會長時間不長,但他在農牧行業的重磅發聲卻很早,以至于到了“凡事已有定論,還需聽聽王中咋說”的地步。幾年來,王中先生以一己之力,據謀易智造訂閱號糞土現年萬戶侯。畜牧行業若少了王中,將減多少熱鬧。如此做勢,好極。

      策劃難做。農牧策劃更難做。農牧電商策劃更更難做。王中先生卻一頭扎進策劃—農牧—農牧電商,所有熱點都少不得他,不懼怕疑難雜癥,聚焦、聚勢、聚人,終成一家之風。如此做事,好極。

      自古文人武相。王中先生身高八尺,短髯如針,生就的文字是“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”,不會是“小橋流水人家凄凄慘慘戚戚”。文如其人。其崇尚“大道至簡”,文字如是,不避嫌、不怕得罪人、直搗龍穴。如此為文,好極。

      ●辟虛假以免誤判

      書主:您剛在沈陽參加了“農牧電商孵化節”,臨行前還發出5500字長文,扒皮“畜牧電商”。剛扒完皮,又去孵化,這事兒,只有您王中老師做得到。請談一下您的出發點和感受。

      王中:首先,我看好農牧電商。所以,無論是搞“中國電子商務協會農牧電商專業委員會”,還是“農牧電商孵化節”,不符合未來趨勢的東西,我們不會去做。在沈陽全國畜牧業博覽會之前,我發出這篇長文,是對農牧電商一個基本全面的分析,也是通過這種方式讓大家了解到一些真像。現在,農牧電商還是起步階段,但已經出現了很多“虛、假”的東西,會引起想做農牧電商的企業和團隊產生誤判,這不利于農牧電商的發展。如果這樣下去,這個領域會走很多彎路,錯失發展的最佳機遇。

      ●犀利是一種職業習慣

      書主:您一向以敢說著稱。貝利被稱為大嘴,是因為自己是足球先生。您覺得,您敢說的底氣何在?

      王中:因為我本身主要的職業身份是做企業的管理咨詢,分析、判斷、邏輯能力好一些,看問題也更深度一些,所以,讓外界感覺到有點犀利。對別人來說,犀利是一種方式,而對我,則是一種職業習慣。

      這兩年,我談農牧電商多一點,因為還算有些研究和實踐,也有了一些成果,不是在那里空談。在農牧行業,基本算是最早全職做電商業務的,是遠方中匯。這個企業的電商部是我發起、策劃并指導運營的,是我第一個實踐案例。它從來沒有燒過錢,沒有媒體資源,也沒有用線下推廣的方式,但幾個月后就盈利了,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純農牧電商。做這個案例,給了我很多的啟發,也驗證了我很多的判斷。

      后來,與雨潤合作的匯通農牧電商平臺,我從一張營業執照開始策劃,從LOGO和包裝的設計,到具體的戰略、戰術,并指導早期的運營,是核心的參與者。當年的全國(合肥)飼料工業展、全國(重慶)畜牧業博覽會,我親自策劃,現場坐鎮。最初,匯通農牧雖然引起了熱議,但很多人并不看好,但現在事實放在那里,匯通農牧已經獲得了國泰君安這樣的戰略投資。

      我們這個行業做電商的,如中養優品 、小米牧場、匯通農牧、南昌派尼,等等,我都講過課,并有不同程度的參與。我在多家農牧網媒有股份,運營的謀易智造原創微信平臺有幾萬粉絲和行業前列的瀏覽量。我對農牧電商從研究到實踐在行業涉足是最廣的,也是最久的。

      這是敢發聲的基礎。

      ●既得利益者還沒到脫衣跳水的時候

      書主:您在另一篇文章中談到,比農牧行業更“灰色鏈條”的鋼鐵電商已涌現多家新三板企業,而農牧電商截至目前還都在很苦逼地生存。同為特殊行業電商,做企業的差別咋就這么大囁?

      王中:首先,這兩個行業都不能說是特殊行業,而且這兩個行業相比也有很大的差異。鋼鐵行業影響范圍更廣,占GDP的比重也不一樣,自然較早引起資本的關注,資本的力量是發現和推動。

      另外,大家都知道,能做鋼企,本身規模就不會太小,鋼企是重資產的產業,它們對輕資產的運作更向往。農牧行業通常對新生事物的敏感度差一些。

      這些還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,主要的原因是,當下,農牧行業的大企業的盈利水平都較高,甚至毛利率有高達20%以上的,在這樣的情況下,誰會舍得“自宮”呢?所以,大多數既得利益者看到了趨勢,但還沒到脫衣服跳水的時候。大企業雷聲大雨點小(非上市企業甚至雷聲都不敢大),主要是一些中小企業在折騰,或為了生存,或為了升一個格。這些企業光腳的不怕穿鞋的,沒多少顧慮,直接就跳進來了。

      ●村淘尚未長大,小電商長不大就被淘汰

      書主:村淘一出,農牧行業出現三種聲音:有人覺得會是“村淘吃肉小電商喝湯”,有人驚呼“村淘底下寸草不生”,還有人覺得“村淘不足為慮”,您怎么看?

      王中:未來,村淘肯定會有很大的影響力,但現在還沒到時候,這也是本行業涉足電商的最佳機遇期。不過,現在,村淘并不可怕,因為它不懂農村,更不懂農牧業,但它只要有決心,早晚都會懂的。它們有實力、有決心,再假以時日,在農牧電商領域必定有所作為。這中間有個時間差,這個時間差就是機會。事實上,京東也看上了農村電商,已經有所涉足,但在畜牧業這一塊,只有幾個人在折騰,還未形成氣候。

      書主:在O2O領域,您一直強調,主力還未上場,仿佛新希望、溫氏一殺入電商,農牧電商的“抗日主戰場”就有“國軍”支撐了。那么,第三方電商在這場戰爭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?游擊隊嗎?

      王中:這不是我的原意。我們說的電商有兩類:第一類是產品和服務的生產者、提供者、銷售者;第二類是垂直類電商平臺,是產品和服務的推廣、撮合者。不存在誰是游擊隊。

      大企業如果真的下力氣做電商,更容易獲得資源、人才,可以用自己的雄厚實力來支撐戰略目標的實現。有錢不一定能把電商做好,但沒錢在短兵相接的時候如何打持久戰?如果是第一類,產品的生產加銷售者,什么時候都有機會,因為商的本質是交易,交易的標的是產品和服務。而第二類——平臺類電商就不一樣了,未來只能是少數平臺存在,看綜合競爭力,小企業如果在這幾年不能迅速做大并實現盈利,未來基本沒多少機會。或被收購,或關門。

      ●大道至簡滲入骨髓

      書主:您崇尚“大道至簡”,在農牧電商怎樣賺錢方面,有“至簡大道”嗎?

      王中:我崇尚的“大道至簡”是一種理念,一種思維方式,一種操作原則,是不斷地提醒要抓住問題的根本、執行的關鍵。做農牧電商也一樣,你如何吸引到客戶?如何讓客戶心動?如何促成成交?如何讓客戶獲取滿意的消費體驗?如何能夠維持用戶粘性?這五個問題想不清楚,做不到,那電商就很難持久地成功。

      書主:流量低是所有農牧電商企業的痛點。他們指出,供應商和養殖戶本來就用多年人海戰術形成的黏性,灰色而甜蜜地在線下交易著,而你電商卻必須要他們走線上的流量才能發展。在把流量從線下搬到線上方面,您有何意見和建議?

      王中:根據我的觀察,現在不是流量高低的問題,是線上幾乎沒什么流量,最后還得主要靠線下推廣,和傳統的銷售有什么區別?現在有幾家稍微有點線上流量的,都有網絡媒體背景,是在過去讀者、粉絲基礎上的轉化。現在,我們這個行業的大部分企業,還沒掌握獲取有效流量的手段。比如“美傲”,我們且不管和我們的價值觀是否一樣,但作為流量獲取,它們是成功的。

      書主:您諷刺了做農牧電商的“三種控”:技術控、地推控、平臺控,可這三點又恰是做農牧電商不可回避的,在如何更好地做好這三點方面,您有何指點?

      王中:這三點都很重要,但要有所側重、有所平衡。農牧電商是起步階段,沒有地推,就沒有培育,但精力幾乎都用在地推上了,成本上去了,本質上沒有改變傳統,只是掛羊頭賣狗肉。效率沒有提升,就沒有發揮互聯網+的價值。

      再說“技術控”,互聯網行業,技術人才很多,而且大部分成功的企業都不是靠技術發展起來的。騰訊的QQ和微信現在已經成為大家生活的一部分,但它是靠技術出位的嗎?也不是。技術是實現想法的條件之一,過多的依賴技術,反被技術所誤,這就是“技術控”。我的一位熟人,天天到處學互聯網推廣技術和手段,說起來頭頭是道,出去做電商,什么結果都沒搞出來。

      還有平臺。平臺是個好東西,誰都想建平臺,但不是誰都該去想建平臺。還是那一句話,最后平臺只能剩十幾家,甚至是三五家,九死一生的事情不是每個人都賭得起,要想好。而且做平臺投入大、周期長,不僅要具備做平臺的資源和能力,還要有實力能夠支撐到勝利的時候。

      ●焦慮與建議

      書主:您目前最大的焦慮是什么?將在哪些方面發力?

      王中:我的焦慮有兩點:

      第一,農牧電商不能一開始就很亂,亂到本行業的企業和資源沒有機會拿到勝利果實,最后拱手讓給淘寶、京東一類的行業外組織。現在河南有些做電商的有些下路了,讓客戶對農牧電商有非議,大家要自律一下,才能有機會享受這個歷史機遇。

      第二,大家不會做,因為農牧電商不同于消費品電商,不能照搬照套,甚至借鑒的東西都不多。這也是一些做電商走入歧途的另外一個原因。

      下面我們要發揮“農牧電商專委會”組織的價值,篩選一些有干貨的老師給大家傳經送寶;分析、總結一些成功的農牧電商案例,給大家分享,供大家借鑒;褒揚一些以陽光精神做農牧電商的企業,弘揚正氣,也讓一些做的“過火”的,甚至是假冒偽劣、虛假宣傳的有所顧忌,甚至“從良”。

      書主:你對有志于做農牧互聯網的從業者有何建議?

      王中:

      一、了解自己的優勢在哪里,分析如何把互聯網+在自己的優勢上。

      二、不要貪多求大,找到突破點,迅速的建立自信。

      三、要學習,還要有甄別的能力,什么是“偽理論”、“偽案例”,不要被一些表象所蒙蔽。

      四、做價值,一切“商”的基礎是價值,沒有價值就沒有生存和發展。

      五、把價值做出效率。互聯網是改變價值的傳播、傳遞方式,沒有效率最終還是會被淘汰。
    0
    !我要舉報
    七乐彩开奖号码